购物

主页 > 购物 > 正文

广州有22人涉咪表系列腐败案 包括交委公安19人

2015-06-24 14:15
来源:
【字号: 】【打印

咪表停车收费

备受市民诟病的广州咪表停车位黑幕正在逐次被揭开,昨日广州市纪委首次通报了广州交通系统有关咪表停车场经营管理行业系列腐败案件,咪表经营存在垄断经营、权钱交易及损害群众利益等问题,截至目前,此案共涉及人员22人,包括市交委、公安等有关部门和街道基层党员干部19人、社会人员3人,其中11名党员干部涉嫌犯罪已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广州市区目前有咪表停车位6000多个,三年前德生咪表公司和电子泊车公司经过招投标手续,各自获得约3000个车位经营权,代价是每年向市区政府缴纳少许占道费。由于咪表系公共道路资源,且两大公司账目一直不透明,加之经营过程中存在乱收费、私画车位等问题,长期以来市民对咪表公司的违规经营行为严重不满。

去年8月广州停车费调整,咪表停车费从原来的每小时10元飙涨至16元,更加引起市民对其经营是否合法合规的质疑。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和市人大代表曾德雄等人多次呼吁市纪检部门对咪表进行调查。

昨日下午,广州市纪委通报咪表窝案案情。通报表示,近期结合查办案件中发现的有关线索和群众反映的情况,他们已对广州市咪表停车有关问题线索进行调查。截至目前,此案共涉及人员22人,包括市交委、公安等有关部门和街道基层党员干部19人、社会人员3人,其中11名党员干部涉嫌犯罪已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此案暴露出涉案单位管理混乱,存在垄断经营、权钱交易以及损害群众利益等问题。

案例

市交委涉案官员

曾叹停车场乱象难管

尽管参与昨天新闻发布会的市纪委和市交委均没有透露22名涉案人员名单,但南都记者多方核实获悉,这其中包括一家咪表公司负责人和市交委原停车场管理处负责人,在市纪委正式发布案情之前,市交通系统已有内部简单通报。

一位和其相熟的人士表示,该负责人给人的印象是说话做事比较直接。多年来媒体经常报道和质疑咪表收费的问题,这位负责人也曾主动和媒体进行沟通,所有的问题媒体都可以直接问,他都一一回应不回避任何问题。

当时该负责人曾对南都记者表示,自己对停车场管理混乱的问题也深感苦恼,因为路边停车场的划分和管理涉及街道、交警、市政、物价、城管、交委等多个部门,而且表示街道对是否设立路边停车场具有非常大的权力,因此单凭交委一家难以全权掌控,即使是街道负责的停车场出了问题,责任还是要归到交委,“但是有些街道设了停车场,我们都不知道。”

他当时还表示,仅凭广州交委一个部门不可能去指挥其它兄弟部门,对占用市政道路的停车场收取的“经营权有偿使用费”数额非常少,缴费的停车场占所有停车场的比例也很小。

调查

两咪表公司曾涉

三大违规经营

在去年年初停车费涨价前,南都记者曾对两大咪表公司旗下的咪表路段进行暗访调查,发现其中存在多种违规经营的情形。而除了违规经营之外,咪表管理制度本身的不合理之处也备受市民诟病。

曾私设非法停车位大肆敛财

对于电子泊车公司,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在其经营的大沙地西路咪表停车位,实际划出的停车位数量是经市政府合法审批数量的一倍多,另外在黄埔区公园东路,合法批准的咪表只能占据市政道路的单边,但是实际却占据道路双边,由于车主并不清楚哪些车位合法哪些非法,咪表收费员却对真假咪表停车位都统一收费。

而对于德生咪表公司,南都记者调查发现的违规情形包括:在海珠区下渡路停车位两端加塞“迷你车位”,在海珠区康大路、建基路的人行横道上私自圈划停车位,在海珠区江南东路和上渡路被取消车位仍收取停车费。

尽管上述违规情形被曝光之后市区交通管理部门立即进行了查处,但由此带来的恶劣影响却加深了市民对于咪表公司的负面印象。

向市政府少缴占道经营费

去年市审计局的审计报告显示,两家咪表公司合计有70条路段没有按规定缴纳占道经营费;已经缴费路段的缴费车位数少于实际经营车位数,且差异较大;部分市政路段被所在街道违规经营,泊位经营权收入没有上缴市财政。经审计后,两家咪表公司已补缴了2012年少缴的费用,其中电子泊车公司补缴约18.2万元,德生补缴45万元,共计63.2万元。

占据市政道路却不公开账目

广州市区的咪表全部位于市政道路上,由市区公共财政建设和管养,其性质毫无疑问属于公共资源,涉及到公共资源的经营账目需要阳光透明,及时向社会公开。市政协常委曹志伟为此多次呼吁,咪表应该像自来水和污水一样,经营单位应该定期向社会公布账目接受监督,其经营利润也只能是微利,绝对不能是暴利。

不过尽管市民多次呼吁,在当前的咪表管理制度中,两家咪表公司除了定期向市区政府缴纳占道管理费之外,依然无义务向社会公开经营账目。

而在去年,当社会对咪表经营账目的质疑达到顶峰时,市停车场协会也替两大咪表公司晒出经营账目,指每个咪表平均每天的停车费收入是40元,每天的经营成本是38.9元,这其中包括上缴给市区财政的管理费和占道费12.9元和经营成本26元,最终的利润是每天1 .1元,折合成年利率只有2.82%,甚至低过银行存款利息,“利润真的就是这么低,现在两家咪表公司都不想干了。”这一数据公布后愈发加重市民的质疑,认为这一数据完全有悖常理。

两公司垄断

全市6000余咪表位

三年前,广州市城投集团对中心城区全部咪表车位经营权进行公开招标,德生咪表和电子泊车两家公司中标,分食了中心城区6000多个咪表车位。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两大公司各有渊源。电子泊车公司背后有两大股东,其中之一是城投旗下子公司广州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另一家股东则经过历次变更,最早为广州华普产业有限公司,目前为北京天创道康控股公司。

德生咪表的身世较为复杂:它成立于2003年7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由广东德生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德生金卡分别占股比55%和45%。此后经过一系列复杂的股权转让,2013年以1500万的价格卖给6个自然人。其中,最大股东廖方红占股比56%,他是一家饲料公司——— 江西加大集团董事长。

也就是说目前德生咪表是由一家江西饲料公司的董事长控股的,至于为什么这家江西饲料公司的董事长要跑到广州来经营咪表业务,他又是如何取得了广州中心城区半数咪表的经营权,这些暂时都不得而知。

市交委:将定期公布泊位收费

市交委昨日也在发布会上表示会吸取教训,从四个方面采取整改措施堵住咪表管理体制的漏洞,对涉案人员绝不护短,未来将虚心接受社会监督。

去年以来,市交委就配合市法制部门启动了《广州市停车场管理办法》修订工作,并于今年5月公开征求意见,该办法将尽快出台实施。新的《管理办法》明确行业管理各项规范流程,重新明确市、区两级职能部门职责,规定所有城市道路泊位经营权必须招标出让,加大对违规划设泊位处罚尺度。

针对以往容易造成经营者私划泊位、隐瞒收入的情况,市交委已经调整完善了占道许可审批程序,增加泊位数量审批信息,对城市道路泊位全部实施编码管理,创新设置P牌二维码和手机定位防伪查询功能,市民可通过互联网、手机A PP等方式获取路内停车经营信息,便于社会公众共同监督。

下一步市交委在停车泊位规划时将公开征求意见,增加公众参与停车管理的表达渠道;还将加强对乱停车、乱收费和非法划设泊位行为的巡查和监管,完善投诉抽查的闭环检查和公众反馈机制,及时在网站公布泊位设置和裁撤等动态调整情况,定期向社会公布泊位规费征缴情况。

咪表泊位:

6000余个

经营公司:

电子泊车、德生咪表

政府收费:

5200元/车位·年

咪表经营存在问题

垄断经营

权钱交易

损害群众利益

分享到:
( 编辑: admin ) 【字号: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