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主页 > 财经 > 正文

山东临沂否认“禁猪令”与“市长被约谈”有关

2015-06-24 14:15
来源:
【字号: 】【打印

山东临沂否认“禁猪令”与“市长被约谈”有关

沂水化工园区每家化工企业厂界之外都设有“群众监督池”。南都记者刘伊曼摄

被官方自认为“铁腕治污”的同一举措,在一年半之间,忽的由“正面的典型”逆转为“负面的曝光”。

早在2013年11月,《中国环境报》上曾经刊登过一篇关于临沂市沂水县“整治六千多家养殖场”的新闻。在当年接到百余次因畜禽养殖引发的环境信访事件之后,当地政府对全县范围内的养殖场进行清理整顿,对一些选址不合理且治污措施不到位的养殖场进行关停拆除。这件事,被当成当地整治农村面源污染、改善民众生活环境的一个典型案例。那一天的报纸迄今仍悬挂在沂水生态科普教育基地的墙面上。

2015年3月,沂水县政府再次出台了一个整治县域内畜禽养殖污染问题的文件,依然是统筹各部门对养殖业进行清理,保留选址合理且排放达标的养殖场,关停和搬迁不符合要求的养殖场及散户。然而,这一次,舆论风向大变。首先,是网络上的质疑声渐起,转发甚多的一个说法是“市长被环保部约谈了,就不让老百姓养猪了”。斥其荒唐的也有,骂其形式主义的也有,还有人分析,这是地方在避重就轻“转移视线”,将工业污染的矛盾转嫁给畜牧业。

这样的“舆情”将临沂市和沂水县打了个措手不及。地方宣传部门和环保、畜牧部门的多位官员告诉南都记者:市长被约谈,与网上说的“禁猪令”真的没有一点儿关系。他们甚至表示倍感委屈———无论是被约谈,还是被质疑“禁猪”一事。

临沂市委宣传部新闻科科长邢仔文告诉南都记者,整个临沂市在污染治理方面已经下了很大决心做出了很多努力,关停整顿了不少企业。而且,临沂的污染问题在山东17个市里面并不算最严重。之所以被环保部约谈,是因为“当时我们正好处于新旧领导交替期间”,因此,与环保部在“关系平衡协调”上有点问题,这才被抓了典型。至于“禁猪”与“约谈”被联系在一起,他则认为这是在整治畜牧业污染的过程中,经济利益受到影响的一部分人有意借题炒作,煽动了民众的不满。

对于“约谈”是因为领导换届、关系没有协调好的说法,环保部一位执法人员果断表示否认。他告诉南都记者,环保部的“约谈”都是有专门的暂行管理办法,达到什么条件就约谈有明文规定,也都公开可查,“不存在没协调好关系因此才被抓典型的情况。”

临沂治污现状

当地自认“玩儿命”监督

此前,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在临沂市暗查发现,15家企业中有13家存在未批先建、偷排漏排等违法行为,这才有了今年2月底的约谈和曝光。“约谈”之后,临沂对五十多家企业进行了停产整治,并将整改结果上报了环保部。

多位当地官员告诉南都记者,一些地方的纳税大户也因此被关停,足见政府“壮士断腕”的决心。

在临沂市环保局,南都记者看到一个档案柜,里面分门别类地堆放着各区县对环境违法行为进行查处的案卷。几位环保官员介绍说,临沂市环保局一直费了很大的心力在和未批先建、偷排偷放以及超标排放等行为做斗争,该叫停和该罚款的并未手软。档案柜里的案卷材料上的内容,除了企业主的身份证号码等信息之外,也都公开发布到其官方网站上接受社会舆论的监督。

上述官员称,环保局的环境执法人员也分成十多个小组轮班倒,每晚都有“夜鹰行动”去随机暗查工业企业和污水处理厂等单位,采样并监测他们有没有趁夜里偷排。各区县也是一样。比如说沂水县环保局,每晚也必有一个小组,悄悄地在10点之后的某个时间出发,没有既定路线地去到一些工业园和企业附近,直接在排污口取样,几分钟后离开,去到下一个或远或近的排污口。数年如一日,从未间断。

“从上半夜查到第二天凌晨,有时候到四五点钟,平均每晚查七八家,污水处理厂每天都查。全县40多家企业基本上平均每周被抽查一轮。”沂水县环保局副局长虢新利对南都记者说:“我们的环保干部,晚上去夜查了,白天一样上班,非常辛苦。”

近两年来,一方面,是环保部门“玩儿命”加强监管,保持高压态势,严打严查;另一方面,却是地方环境质量并未得到有效提升。天上的雾霾和公报上的名次一样,都未见起色。

环保检测能力有限

2015年5月至6月,南都记者数次到访沂水经济开发区化工集中区,这里被当地人简称为庐山化工园。根据官方资料,这个化工园在2010年由县政府批准成立,规划面积21.2平方公里,已经入户五十多家企业,其中投产二十多家。

紧邻化工厂居住的北社村多位村民告诉南都记者,自化工厂建起来之后,当地的地下水就逐渐变坏。先是北社村的水首先不能喝了,之后是南社等村子。近三年来,村民们都是到十里地以外的地方用大桶拉水回来喝。

“以前我们喝的都是地下水,每家每户一口水井,水质非常好,都是甜的,但现在却是一股异味,根本不敢喝了,连用来洗澡都有些担心。”村民庄某说。

5月中旬的一天,南都记者来到距化工区大约10里外的石屋官庄村北,正好遇见3位村民用电动三轮车载着大塑料桶在拉水。

“庐山工业园可把我们害苦了,我们也多次反映却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有部门来取过水样化验,但是取完样后就没有回音了”,一位正在打水的村民一边摇着头一边唉声叹气地说,“这样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关于这里的地下水究竟有没有被污染的问题,南都记者询问过的数位当地官员均表示无法回答。根据沂水县环保局的相关检测,没能检出任何问题来。监测站的技术人员告诉南都记者,地方环保局的检测能力也十分有限,日常的水样检测就只做氨氮和CO D,对多种重金属、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等等并不能有效监控,饮用水和地下水标准中的指标所涉及项目,大多数目前都没有能力检测。

在庐山化工园区,每一家企业门口都立着一块电子牌子,上面即时更新着他们的氨氮、CO D两种“主要污染物”的即时排放量。

每天夜里,还会有环境监查的团队到各个企业排水口进行取样,第二天送至监测站检测,但是检测的项目也只是氨氮和COD。如果认定企业超标排放并进行罚款,也是基于这两项指标。

沂水县环保局总量科科长张萌告诉南都记者,国家规定的四种主要污染物的减排指标由市里分配到县里,如果没有总量指标了,就不能再上项目了,而总量指标必然是经过测算小于环境容量的,由此确保产业的发展不超出环境的负荷。十一五和十二五期间的总量减排任务,沂水也都完成了,甚至因为核算的方式很严格,有些做了的工作没有被计入,所以实际上减排量应该比最后核定的更大。

然而,当地民众却并不买账,村民刘某说:“你再怎么公布那些数据我也看不懂,我只知道水不能喝了……”

工业园越来越膨胀

早在2003年,国务院在开始清理整顿各类开发区的时候就已明文规定:现有各类开发区扩区、改变区位、升级的审批,都要由地方人民政府提出申请,开发区主管部门提出意见,经国土资源和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审核后,按批准权限报国务院或省级人民政府批准。

2006年经山东省政府批准成立的沂水经济开发区,迄今已经比最初的规划面积扩大了四十多倍,更比2006年国土资源部审核通过的实际面积扩大了八十多倍。不论是规划的产业,还是四至区域,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沂水化工园区只是沂水经济开发区所辖“一镇四区”中的“一区”。

沂水经济开发区规划面积为3平方公里,规划主要产业为电子、纺织、烟草制品。而根据沂水县政府官方网站的介绍,沂水经济开发区目前的规划面积达到258.7平方公里。其中,庐山项目区发展重点为能源化工、生物医药、精细化工等产业,直接由县一级政府审批成立,其规划环评由临沂市环保局完成审查。

根据2013年的规划环评报告,当时,庐山工业区已经出现一定程度的污染现象:大气方面,PM 10、PM 2 .5在各监测点均出现超标现象;地表水监测结果表明,沂河监测河段水质不能满足《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 B3838-2002)Ⅳ类标准要求;地下水中硝酸盐氮普遍超标,溶解性总固体和总硬度三种因子局部地段超标,不能达到《地下水质量标准》(G B/T 14848-93)Ⅲ类标准。

庐山工业园区所在区域地下水埋藏浅,主要为松散孔隙水和岩溶水,地质条件对于防渗来说并不好,然而,这个化工园区并没有地下水监测系统。环评报告里尤其提到:“由于区内不开采地下水作为饮用水,因此预计发生渗漏时对下游居民造成的影响较轻。”

对于“不开采地下水作为饮用水”的说法,当地数位居民表示了强烈的反对,他们告诉南都记者:祖祖辈辈都是靠这口井,喝这里的水,即便是被污染了,也还有好些人凑合着喝这里的地下水,谁也不知道究竟会对身体有什么伤害。

环保部门一位官员告诉南都记者:精细化工、石油化工、橡塑加工等产业都属于污染较大的产业,特征污染物可能有上百种,且很多都是有毒有害物质。对这样的工业园区只控制几种“主要污染物”是很可笑的。而且,化工企业的废水即便是达标排放,那也是污水,工业废水的“达标”与地表水、地下水、饮用水的“达标”是差距很远的概念。因此,环境管理的目标必须是从保障人的健康权益出发,以符合环境质量的要求来进行污染源的控制,并且从规划布局的源头严控———比如说,同是一斤氨氮,稀释在大江大河的洪流里,和就在居民的饮用水井里,其影响是全然不同的,又怎么能只用减排数字来说事呢?

“如若不然,我们的工作就是盲目的。”他说。

南都记者刘伊曼 特约撰稿李超

分享到:
( 编辑: admin ) 【字号: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