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主页 > 财经 > 正文

嘉丰瑞德:融资政策为股权投资创造盈利空间

2018-09-13 14:29
来源: 未知
【字号: 】【打印

  2018年宏观经济基本面在强监管的调整下逐步进入下行轨道,A股至今持续低迷,汇率大幅走低,P2P持续爆雷,股票质押平仓频发,风险爆发的资管元年让投资者感到无所适从。面对不确定性越来越高的投资理财市场,投资者应该从哪些角度去分析未来的投资盈利趋势?

  对于投资者而言,货币基本面依然是投资盈利的有力依据。2015年的货币增量导致企业融资结构产生异化,其中,杠杆率高企是今年中央重点调控对象。而“紧货币、宽信用”的货币政策是在中央调控指示的前提下进行软着陆的方案。对于投融市场而言,控制住了高不可攀的杠杆比,就控制住了市场的高风险。

  由于我国的经济主体依然是以国有企业为支撑,因此,国企在融资方面拥有天然的优势。然而,部分国企由于主营业务落后,职能设置空泛,在市场竞争力方面并不容乐观,而国企庞大的人员规模造成了社会资源配置效率低下、产能过剩等问题,对于国有银行而言也是巨大的负担。

  另外,承担国内超过一半以上就业率的民营企业,由于在融资结构端长期处于劣势,导致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一直困扰其健康良性发展。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央行在今年的4月和7月分别进行了两次扶持城商行的定向降准,为中小企业融资问题创造利好。据相关数据显示,今年三次定向降准释放的基础货币超过2万亿,银行可以自由支配的超储率位于2%的历史高位,货币利率大幅下降。

  然而,阶段性的行政措施只能解决短期问题,中小企业长期融资难、融资贵并不是国内融资总量出了问题,而是融资结构出了问题,中国银行贷款结构偏向国企是不争的事实。而从融资成本来看,国有企业通过银行贷款、债券融资、股权融资和其他融资方式的融资成本都低于民营企业。

  嘉丰瑞德理财家学院资深讲师李磊先生表示,2015年我国的货币大跃进政策正式启动,据当时的数据统计,国企信贷狂飙猛进,民企信贷一路萎缩,大量资金进入了基建领域。这场由资金推动的基建大跃进其实导致了货币和债务越来越多,地产泡沫越来越大,而外汇储备越来越少,靠放水举债不是长远之计。

  另外,由于天量货币投放市场,加杠杆配资成为了市场新常态,高达1比20的杠杆率打破了过去房地产以及金融行业的杠杆记录,让经济学家察觉到了系统性金融危机的隐患。而每一次经济出问题,都是靠再度举债加杠杆解决问题,然而结果是经济反弹的效果越来越弱。

  中国作为全球制造业工厂,投资占比最大的领域却不是制造业,而是基建行业和房地产行业。据相关数据统计,从2014年开始,中国的制造业投资占比出现了显著的下降,其占总投资的比例从33%降至2017年的30%;而基建投资占比出现了持续的上升,从2013年的21%升至27%。

  然而,从投资效果来看,由于基建投资无法像制造业企业那样产生稳定的现金流,投资回报周期也拉得更长,因此,短期内无法看到显著的盈利回报。此外,由于制造业投资占比下滑,企业降税力度不大,导致企业缺乏实力加大对于高端制造的资源投入。

  嘉丰瑞德理财家学院资深讲师李磊先生表示,未来国际间的竞争将会是高新技术产业的竞争,为民企的发展配备信贷资源,让民企全身心投入高端制造符合国家的战略发展方向。改变制造业投资的结构,鼓励高端的制造业投资,比如知识产权的投资、环保型的制造业投资等将会成为大概率事件。

  对于广大投资者来说,新经济时代的特征是高新技术产业的崛起,而优质高端制造企业的股权将会成为未来投资盈利的增长点之一。如果广大投资者对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感兴趣,可以搜索“嘉丰瑞德”或拨打咨询电话400-803-1818了解更多资讯。

分享到:
( 编辑: jing ) 【字号: 】【打印】【关闭